何谓“周急不救富”?这句话是孔子在什么情况下说的?

【原创问答】

孔子以“七爱”为出发点,提出了“君子周急不继富”的观点。

在他看来,最需要帮助的人是那些穷人,而不是那些富裕的人。当你接济穷人的时候,是救人于危难之中,能起到雪中送炭的作用。

如若你去扶持富裕的人,就没有什么意义了,甚至有些趋炎附势、锦上添花的意味。所以,孔子认为,雪中送炭,救人危难是君子应当具备的美德。

在北宋年间,有一年的雪下的非常大,天气也是异常地寒冷。当时的宋太宗赵光义突然想起了穷苦的百姓,在如此的冰冻的环境中,天下穷苦人的生活定会极其难过。想到这些后,他马上召集众臣,派人准备好粮食和木炭给京城那些孤苦伶仃的老人和生活无着落的穷人送去,以保证他们有饭吃,有木炭取暖。

别看这件事情不大,但却为宋太宗赢得了民心,稳固了自己的统治地位。

孔子的主题思想是讲作为君子的“仁爱”之道,救人于危难之时。

庄子曾经讲过一个“固辙之鱼”的寓言,说有一个人遇到一条东海来的小鱼,独自躺在干涸的车辙之中。这个人出于好奇地问道:“小鱼,你想干什么啊?”小鱼说:“你能给我点水,让我活下去吗?”这个人回答道:“可以!不过你得等我先去劝说吴、越两国的国君,让他们引西江水来救你,你看行吗?”小鱼十分气愤地道:“我现在只需一点水便可活下去,若是照你说的那样,我早就变成鱼干了,还等你来接济吗?”

这则寓言就是在告诉人们,若是你想帮助别人的话,就应当及时地做出行动。古人云:“济人须济急时无,渴时一滴如甘露。”除非你不想施以援手,才会故意拖沓。这就不是君子之所为了。

解答至此。

记着关注“百味写春秋”哟

谢谢!

“君子周急不继富”出自《论语·雍也篇》,是孔子委婉地批评徒弟冉子时说过的一句话,大意为君子在帮助他人时,会对那些有急需的穷人施以援手,而不是为物质资源已经很丰富的富人再去谋取更多利益。孔子之所以对冉子说这样的话,是因为冉子在帮助他人时的做法有一些不妥。

冉子帮助的对象是子华的母亲,子华姓公西名赤,也是孔子的徒弟,比孔子小42岁,有出色的外交才能,孔子曾夸他“当宾客之事则达矣”,建议其他弟子可跟子华“学宾客之礼”。话说当时子华要离开鲁国出使齐国,需要从“公室”中拿出一份俸禄安顿好家里的母亲,掌管财务的冉子挺身而出为子华操办此事,但因此遭到了孔子委婉的批评。

孔子批评冉子并不是因为冷血、没有同情心。因为在冉子请示孔子该给子华母亲多少物资时,孔子也是先答应给子华母亲“粟一釜”,即六斗四升小米,在冉子觉得少“请益”的情况下,孔子也再次允许冉子可在此基础上多加“粟一庾”,即二斗四升小米。但后来冉子自作主张给了子华母亲“五秉”即八百斗小米时,孔子这才批评了冉子。孔子批评冉子是因为冉子虽然是好心,但他帮助的对象子华母亲不见得缺这么多物资。

就像孔子说子华去齐国时装备精良,骑肥马、穿皮袍,即“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看这阵势想必子华拥有宽裕的物质条件,而且孔子也将冉子给子华母亲八百斗小米的行为定义为“继富”,可见子华并非生活窘迫的穷人,不至于给不起母亲八百升小米。如此,冉子却给并不那么缺物资的子华母亲那么多小米,实为锦上添花之举,在国库物资有限的情况下,为不缺物资的富人谋求更多利益,就意味着真正的穷人会更吃不饱肚子。所以孔子批评冉子不懂“君子周急不继富”的道理。

综上,孔子说“君子周急不继富”,实质上是为了倡导人们在帮助他人时,应该雪中送炭而非锦上添花,给与受助者真正需要的帮助,使资源得到均衡合理的配置,才是符合中庸之道的仁德之举。

作者:高远

“君子周急不济富”,这是孔子从儒家“仁爱”思想出发而提出的,源于《论语-雍也》。

原文:

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济富。”

译意是:

子华出使齐国,冉求替他的母亲向孔子请求补助一些谷米。孔子说:“给他六斗四升。”冉求请求再增加一些。孔子说:“再给他二斗四升。”冉求却给他八十斛。孔子说:“公西赤到齐国去,乘坐着肥马驾驭的车子,穿着暖和轻便的皮袍。我听说过,君子只周济需救济的人,而不周济富裕的人。”

孔子主张“君子周急不济富”,并不是狭隘的,也并非只爱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他认为,周济的是穷人而不是富人,帮助人应当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孔子的“仁爱”学说,符合于人道主义,也教与世人“扶危救困”的仁爱思想。

“周急不救富” 翻译成现代白话的意思是:我们在帮助别人时,要救人于危急之时,雪中送炭;如果他已经很富有了,就没必要再救济,此时再锦上添花,就过于浪费。

一、“周急不救富”的出处

这句文言文出自《论语·雍也篇》

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

诗文的意思是:公西赤,字子华,是孔子的弟子 ,他到齐国去工作,家里只有一个老母亲,于是,孔子的另一个弟子冉子见老人无人照顾,就去向孔子请示要米谷,救济老人家。孔子说:那就给她送去一釜(约等于六斗四升)。冉子说:再给她加点吧。孔子回:那就再给她老人家加一庾(约等于二斗四升)。但是,冉子自已却善做主张,给了公西赤母亲多于孔子答应给的五倍还要多的米。孔子知道后就对冉子说:西公赤(子华)平时出门乘坐的都是由壮马拉的马车,穿的衣服都是上好的皮制衣服,子华本人是完全有能力赡养自已母亲的。我只知道:在别人危难和急需之时救济,是雪中送炭;在别人不需要帮助的时候还要去帮助,不一定是锦上添花。

二、孔子为什么要”周急不继富“

孔子是春秋末期的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学派的创始人。《论语》则是儒家的经典著作。儒学提倡”仁爱“,讲究”仁、恕、诚、孝“。既然孔子提倡”仁爱“,那为什么要说”周急不继富“呢?孔子的意思是劝慰世人:别人有困难和急需帮助时,我们提供帮助,就是解了别人的燃眉之急,帮助别人走出困境,是人道主义;如果别人明明很富有,却还一味的给别人提供帮助,就是多此一举,别人不一定会感缴,而且还会养成不好的习惯,一味的依赖于别人,而不思进取。

三、”周急不继富“对于我们的意义

”周急不继富“延伸到生活中,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救急不救穷,其实意思是一样的。人活一辈子,总有遇到坎的时候,有时亲人朋友救济我们,有时我们接济亲朋好友,互相扶持,抱团取暖,搀扶着走过生活的一道道坎。低谷时,坚持熬住,就过去了;富余时,给别人伸把手拉一下,别人就挺过来了。人之美,就是”雪中送炭“时,给别人送去的温暖。

那为什么不建议救”穷“呢,如果一个人或一个家庭,长期都是一种穷困的状态,深究必定有自身的原因,应当找出原因,努力改善它。现在国家都进入”全民奔小康“阶段,社会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每个家庭赚吃饭钱是不成问题的,而拿穷(如果你把没有奢华的物质享受当作穷的话)作借口长期依赖于别人的救助,就是一种不思进取的行为,不应当纵容。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已的幸福生活努力奋斗,创造属于自已的财富,而不是寄依赖于别人的救济。

此句所在原文是

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济富。”

原思为之宰,与之粟九百,辞。子曰:“毋,以与尔邻里乡党乎!”

子谓仲弓,曰:“犁牛为之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

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

说的是子华出使齐国,冉求替他的母亲向孔子要一些谷米。孔子说:“给其六斗四升。”冉求请求再增加一些。孔子说:“再给其二斗四升。”冉求却给他八十斛。孔子说:“公西赤到齐国去,乘坐着肥马驾的车子,穿着又暖和又轻便的皮袍。我听说过,君子只是周济急需的人而不是富有的人。”

原思给孔子家当总管,孔子给他俸米九百,原思推辞不要。孔子说:“不要推辞。如果有多余的,给你的乡亲们吧。”

孔子在评论仲弓的时候说:“耕牛产下的牛犊长着红色的毛,角也长得整齐端正,人们虽想不用它做祭品,但山川之神难道会舍弃它吗?”

孔子说:“颜回能够保持仁的心境达三个月,其他人不过一天或几天,至多一个月罢了。”月至焉而已矣。”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人生在世免不了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需要他人相助以克服困难,这是为人立世的本分。但这种助人为乐的举动在对象、时机以及接济的具体内容上也很有讲究。孔子在这里告诉他的学生、也是告诉世人一个原则:在济人利物时,应该务实而不应追求虚名,否则,就会有损于自己的道德修养。

怎样做到“周急不继富”?区分对象、选准时机、形式恰当等,都是十分重要的。在周济对象上,通过花费千金来巴结权贵和纳容贤士,比不上倾尽自己仅有的半瓢去接济那些饥饿者;通过构建豪华的房舍来招待宾客,又哪能比得上用茅草来覆盖那些破漏的茅屋,以庇护天下家世寒微的读书士子呢?在时机选择上,坚持“雪中送炭”,少搞“锦上添花”,因为“渴时一滴如甘露,醉后添杯不如无”!

庄周是我国古代著名的哲学家,据说一次因生活贫困去向监河侯借粮。监河侯很吝啬,但又要做面子,便对庄周说:“现在不行,得过些时候收了租,可以多借些给你。”庄周对监河侯的虚情假意很不满意,就用一则寓言故事来讽刺他。庄子说:

“我昨天来你这儿的时候,半路上听见一个喊我的声音。我仔细一看,发现干涸的车辙中有一条小鱼。我问它:‘小鱼呀,你要什么呀?’小鱼回答说:‘我是东海中的一条小鱼,你能不能给我点儿水让我活下去?’我说:‘可以,等我到南方去劝说吴国、越国的国君,让他们同意引西江不尽的水来接济你,好吗?’小鱼十分气愤地说:‘我离开了常住的东海,没有着落,如今只要得到少量的水便可活下去。照你这样说,还不如早点到卖干鱼的市场上去找我算了。’”

庄周所讲的,便是后来流传千年的“涸辙之鲋”的寓言故事。寓言不仅辛辣地讽刺了监河侯的吝啬和虚情假意,而且同样说明了一个深刻的道理:周济要看准时机,即济人要济急。

济人济急,才能解人“倒悬”之危。作为济人者,即使自己只有一瓢米、十文钱,但在别人急需时,分他半瓢,送他五文,以解他燃眉之急,供他一时之需,这才是真正周济人,诚心帮助人。相对地,作为受济人,在危难之时,受人虽只有“滴水”之恩,但这是一份真情,一颗真心,日后,定要“涌泉”相报。

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百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度不继富。”『雍也6.4』问子华出使齐国,冉求替他的母亲向孔子请求补助一些谷米。孔答子说:“给他六斗四升。”冉求请求再增加一些。孔子说:“再给他二斗四升。”冉求却给他八十斛。孔子版说:“公西赤到齐国去,乘坐着肥马驾的车子,穿着又暖和又轻便的皮袍。我听说过,君子只周济急权需救济的人,而不周济富裕的人。”

“周急不救富”的背景是这样的:子华出使齐国,冉求替他的母亲向孔子请求补助一些谷米。孔子说:"给他六斗四升。"冉求请求再增加一些。孔子说:"再给他二斗四升。"冉求却给他八十斛。孔子说:"公西赤到齐国去,乘坐着肥马驾的车子,穿着又暖和又轻便的皮袍。我听说过,君子只周济急需救济的人,而不周济富裕的人。" 那么 “周急不救富” 是什么意思呢?

“周急不济富”。周急,从物质上帮助急需要帮助的人,即是雪中送炭;济富,帮助富有的人,即是锦上添花。我们帮助人要帮在点上,要实实在在解决问题,要善于寻找时机,在别人有急难的时候帮助他,以解其燃眉之急。凡事都有轻重缓急,对待这些事情心里是应该非常有数的。平时有人常说的“救急不救穷”,也是这个道理。


孔子主张“君子周急不济富”,这是从儒家“仁爱”思想出发的。孔子处世向来有原则知变通,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周急不济富”是原则,不可不坚持,其他则“无可无不可”。同时冉子也违背了孔子主张的另一个处事原则:凡事有度。真诚与否又常常取决于度的把握是否准确到位。与人相处真诚是基础,度的把握很关键。这点我自己也做得不够好,总是怕怠慢了朋友,有时候还是有些热情过度!今后还是得多做“雪中送炭”的事,尽量少做“锦上添花”的事。与其替人锦上添花,不如为人雪中送炭。这种 符合人道主义。

孔子的精神是入世的,入世的精神不反对财富的追求。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是基本原则。那么,有了财富或者说有了额外的财富怎么办?这就又体现了孔子财富观的另一面: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有了额外多余的钱财,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善事,不是很好的选择吗?

周急不救富,周字应解释为周济或者是救济,急字应解程为着急或者急需,整句应解释为救紧急需要的人不要接济富有的人。这是孔子从儒家仁爱的思想出发的,是大爱,不是只爱自家的亲朋好友。帮助救急真正的穷人而不是富人,应做"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体现了孔子的思想的人道主义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