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为何有人说“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问好!谢邀。

所谓屠狗辈是指平常的老百姓,没有受过太多的教化,还保持原来的本真,很热心肠,考虑问题不是那么的全面,也没有那么多的心眼儿为自己着想,做起事来也不是那么前怕狼后怕虎的胆怯。

他们见到别人有难处就想出手相助,甚至于倾其所有。当然也有在不分青红皂白的情况下做坏人的帮凶的可能。总之是说他们说话轻易不反悔,讲义气,肯两肋插刀为朋友。

而读书的人,随着接受新事物的不断增多,自己的思想也会不断的起着变化。因此对以前海誓山盟过的事开始动摇,权衡利弊最后改变了初衷,因此而伤害对方的感情或者损害了对方的利益。比如家喻户晓的陈世美,在贫妻贵贵的选择中最终昧了良心。

但负心多是读书人这句话对广大的知识分子来说是不公平的,拿几条鱼腥了一锅汤来比喻一点而都不为过。

必竟负心的人是少之又少的,必竟读书是要明事理的,必竟知道良心被谴责的滋味不好受。

只是百姓对读书人的期望值比不读书的人的更高一些,因为读书人改变命运的机会要比不读书的人多得多,改变就要牽扯到身边的人的处境,稍微处理不当就有可能被人说成忘恩负义。

这个问题老梁来回答。

这事说起来也丢人,毕竟咱搁过去大小也算是个读书人,秀才算不上,也算少半拉秀才,所以说这事也臊的慌,说道根子上就是个节操的问题。

那么咱今天就借题主这一亩三分地,把这事说道说道。

题主说的这其实是一副对联,是大明王朝的一个诗人曹学佺所做。

那么他为嘛整出了这么一副对联,来羞辱读书人呢?毕竟他也是个读书人,这不应该啊!

这是因为曹学佺这人比较耿直,性格也硬,有那么一种不畏强权的意思。确实人家也做到了,当年满人入驻中原,作为一名已经退休的官员,他羞于做满清的子民,所以上吊死了,留下绝笔:“生前单管笔,死后一条绳”的绝命联。

所以这人性格没有啥怀疑的,是和文天祥一样的硬骨头。

事是这么个事

话说这事发的时候,曹学佺还是个官,管理一方水土。可在桂林这地,他有着大明一帮子吃啥啥不够,玩啥啥没劲的宗室。

这宗室天天搁家里边赌博娱乐,想着法的寻开心,这不又开始琢磨这养狗。

话说你养狗,养条哈巴狗啥的,这也没啥,但他养的却是巨型猛犬,而且还是那种斗犬。

好吧,你养就养吧,这也没啥,搁自己家里边瞅,这也没人说你啥。

但这宗室好死不死的,特别的喜欢给这狗自由,感觉关到家里边,这太委屈自己这狗了。

所以这天天的下边这大大小小的奴才们,带着这狗出去遛弯。

这帮子奴才们,就感觉这大街都是他们家开的,可以横着走。所以一出来这狗也不栓,毕竟这狗它不是人,不懂的文明礼貌不是。

随地大小便,整个菜筐子就撩腿,瞅见个肉摊子一撅屁股就蹲下,拉泡啥,这都是常有的事。

老百姓能说啥,就这么得吧!这都是小事,话说这是狗,他不是人,谁知道啥时候就把那野性子给蹬出来咬人一口,那会也没有啥狂犬疫苗啥的,所以咬了也白咬。但这凶性一旦培养出来,那分分钟钟的要咬死人的,但这帮子奴才压根就不把这当回事。

这也是在明末了,这要是在明初,搁朱元璋手里边,他要是知道这事,这帮子奴才人头落地这都是小事,扒皮抽筋这都能让他们赶上。

哎,言归正传!

而曹学佺来到当地,他也听说了这事。他就感觉这帮子宗室不地道,就想着逮住机会,整治整治这帮人奴才,让他们知道这天可没到无法无天的地步。

这就赶巧了。

这有一天这帮子奴才又闲的屁股疼,这就坐不住了,带着狗出来遛弯。就为了放狗咬人,瞅着弄的鸡飞狗跳的让他们乐呵乐呵寻开心。

这不一个秀才他也赶的巧,抬腿就往他们身边凑。

“这来了一不知道死活啊!”

“来一个?”

“来一个!”

这奴才三角眼立马就眯成了一条缝,一拍狗屁股这就放了。

这秀才那见过这架势啊,这慌不择路饥不择食这顿跑,他两条腿,那能干的过四条腿的家伙。

眼瞅着这就要追了上去,扑出去这就往他身上扒,一口就要往他大脖子上咬,毕竟这就是斗狗,下嘴这都是下死手的。

“妈耶!”秀才吓的都哭了。

“哈哈!哈哈!”这帮子奴才瞅的那叫个开心,拍着大腿根子“啪啪”的乐呵,好么,就这德性就像这辈子都没瞅见过开心事一样。

就这这个时候,一个敞着肚皮的杀猪佬就冲了出来,手起刀落,咔嚓一下,那恶狠狠的口水都落到秀才脸上的狗脑袋就被剁了下来,连个惨叫声都没有,两条腿抽抽着,这就完蛋了,等着下辈子继续做他的狗,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落到宗室手里边当狗了。

“哎呦!”

“俺的祖宗啊!”

“你干啥杀了俺的祖宗!”

好吧!开头还乐的就跟没爹没妈一样的奴才,这下子可就哭了,有跪地上的,有爬地上上,一步步的朝着那狗挪,就好像一群被抽了筋的玩意。

“你!你要赔命”

“这狗咬人,还往死了咬,你还有理了!”屠户压根就不想搭理这帮人。

“这不是狗!这是犬,懂吗?是犬!你在羞辱他!”好吧一听这话一个鸭脖嗓子的不乐意了,就那样子似乎想要给这屠狗户来一刀,但瞅了瞅自己个身子骨,没敢上去。

最后这事就到了曹学佺的手里边。

这好啊!曹学佺等着就是这机会,屠狗户当然没有事了,毕竟人证物证具在,顺手还把这帮子奴才给关了起来。

这事最后被那宗室知道了,这就感觉自己那肥脸蛋子被人打了,这就想找点便宜回去。

私底下就把这读书人用重金收买了。

所以回头这事在审问的时候,这读书人就反了口供了。

你说你反就反了,他还反的极为的恶心。

说啥自己和这狗是老相好,打小就认识,一起玩过泥巴,搁在一起老来劲了,那天它们是闹着玩,玩的太开心了,他都玩哭了。这屠夫就不是个好人,瞅着它们玩的开心,就不高兴了,就杀了这狗,这屠夫应该给这狗,不对是犬,赔命。

狗命他也是命不是!

您瞧瞧,这事弄的。

“哎!你真不是个东西!人家救了你,瞅你这架势是想要把这屠狗户给弄死。人不要脸则无敌,说的就是你这号人!”

老曹也不管这个,你这人证无所谓,其他的人证还在,物证他也全,但老曹就不想惯这读书人这臭毛病,也不客气了,一顿棍棒这就下去了。

你就想吧,衙门口的水火棍,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受得了的,而且这读书人压根就没有啥骨头不是,这顿敲,把个读书人的帽子也敲掉了,屁股也开花了,泪也出来了,鼻涕泡整的一个又一个,而且一个比一个大。

这读书人总算是把这背后的事给叨叨出来了。

最后判决,这屠狗户没事,回家继续卖他的狗肉,这读书人不是喜欢和狗做朋友吗。

这读书人的身份压根就是给人的,你也不配,毕竟你都狗了不是,这功名也就被革掉了,给那宗室当狗去吧!

这案子是结了,但老曹气不过,所以就有了这千古名联——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好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喜欢的朋友加个关注,顺手点个赞呦!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最美的情话哪句不是薄情郎说的?元積说:除却巫山不是云,纳兰说,何事秋风悲画扇,仓央说,住进布拉宫,我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沈从文说,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哪一个不是说一套做一套,卿本木子,奈何做贼?谁在信誓旦旦?谁在飞蛾扑火?谁在饮鸩止喝?

江湖就是江湖,恩怨就是恩怨,骗谁骗不了自己,不要以为你未婚他未娶,从此桥归桥路归路。

《道士下山》里范伟扮演的那个崔道士说,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我不求千年寿,但求一夕欢。

是猫儿都爱吃鱼,是男人都偷腥,得不到的都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爱情不过是冰凉的火焰,照亮一个人深处的疤痕后,兀自熄灭。

这些年,伤筋动骨我一个人,这些年茕茕孑立我一个人,这些年卧月眼霜我一个人,谁在往事里风情万种?谁在牵挂里一夜白头?谁在不甘中老去?

有些人有些事何必苦苦追问?又不是不明白,只是不甘心罢了。


意思大概是:讲义气的大多是从事低下卑贱行业的普通人,而虚伪负心的大多是读书人、知识分子。



普通人眼界所限,懂得不是很多,只想守着一亩三分地,而读书人花花心思就多了,拥有的多,害怕失去的就更多,所以经常会做出一些违背良心,不讲仗义的事情来。当然不能一概而论。



相传明朝时期皇帝的家奴放出斗犬咬人,一秀才避之不及,被犬扑倒在地,眼看就要命丧狗嘴,这时一个杀猪的冲出来,杀了这条斗犬,皇帝的家奴一看很生气,把杀猪这个人绑去见官。

曹学佺正好审理此案,但是其不惧权势,判屠夫无罪,并让皇帝给秀才医药费,皇上肯定不同意,但又不能强来,于是威逼利诱秀才改口供,冤枉屠夫故意杀狗,再审时秀才贪图权势诬陷屠夫,曹学佺非常愤怒,仗打秀才,秀才终于说出真相。



其后,曹学佺感慨的写出了:“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句话,流传至今。



纵观古代历史,有多少读书人抛妻弃子,又有多少士大夫卖国求荣。

虽然此话以偏概全,但也有几分道理。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是一幅非常经典的对联,很多人都是耳熟能详,可以脱口而出的。对联表面的意思是讲义气,爱打抱不平的人,多数来自市井中的普通民众;而有文化,有知识的读书人,却往往违背信义,做出让人不齿的事情。

乍一看,读书人不免要心中一凛了,读书人有这么不堪么?我们还是先来看一下这幅对联的来历吧。

据民间传说,明朝末年的宗室,有不少骄横奢侈之辈。他们不挂实职,有钱有闲,天天没什么正经事可做。其中,有些宗室就开始蓄养家奴,招猫逗狗,用以玩乐。家奴背靠皇亲,也是骄横跋扈,仗势欺人之辈。他们经常牵着斗犬,到街上以放犬撕咬行人为乐。摄于皇威,百姓们惹不起,官府也不敢管。

有一天,宗室的奴才又牵着斗犬,到街上找乐子。斗犬也是狗仗人势,一放开绳索,就狂奔而出,见到路人就咬。一名秀才躲闪不及,被斗犬一下扑到在地。斗犬疯狂地在秀才身上撕咬,而秀才则被咬的哇哇大叫,眼看就要命丧当场。

正在秀才危在旦夕之际,一个卖肉的屠夫冲了上去,手起刀落,将斗犬的头给剁了下来。秀才得救了,斗犬却死了。放犬的奴才见状,上去不容分说,将屠夫和秀才捆了起来,送到了官府,要求严惩。

当时,一名叫做曹学佺的官员正好就任广西右参议。曹学佺为人正直,早已听说了宗室的骄横,以及恶奴的跋扈,早就想找机会惩治一下了。曹学佺一看状子,又询问了事情经过,当堂判屠夫无罪,而皇亲则要赔偿秀才医药费。

皇亲觉得,赔钱是小,皇室的脸面很重要,绝不能丢。于是,就派人威逼利诱秀才,许以重金,让秀才改口,说自己和斗犬相识,正玩耍间,屠夫突然冲上来杀了斗犬。

秀才摄于皇亲威势,改了口供,出卖了救命恩人屠夫。这让曹学佺很愤怒,革去了秀才的功名,命衙役仗责。秀才受不住杖刑,就合盘将皇亲许以重金,威逼他改口供的事情全说了出来。

案件真相大白,曹学佺最终判决,屠夫为救人杀狗无罪,用现代词汇形容就是见义勇为,当然无罪。而秀才,恩将仇报,竟承认与狗为友,功名已革,发去皇亲家为狗。明朝终究是皇权时代,整件事也并未闹出人命,曹学佺也就没有再追究皇亲的责任。皇亲肯定也不会要秀才,毕竟秀才最后说出了真相。只有忘恩负义,毫无气节可言的秀才,是落了一个里外不是人,不但被狗咬,还被仗责,最后连医药费都没了。

曹学佺断完案子之后,有感而发,在纸上写下了,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的对联。

实际上,曹学佺可能仅仅只是因为一件事情有感而发罢了。

在古代,恐怕负心之人,不管是市井草民,还是读书之人,应该都不少。特别是在皇室、官府、士绅等强势群体的压迫之下,又能有几个坚守得住呢?恐怖绝大部分都会和故事中的秀才有一样的选择。正如《昔时贤文》所记:“有酒有肉皆兄弟,患难何曾见一人。”同富贵可,同患难皆少呀。

同样的,仗义之人,除了“屠狗辈”之外,书生也有很多仗义之士。故事中的曹学佺,就是一名仗义的读书人。

曹学佺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一位人物,他在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中进士。曹学佺的主考恩师是当时的吏部尚书张位。原本,曹学佺为避嫌,与张位保持距离,但是张位后来受人构陷,被放逐通州,其他门生都害怕被牵连,不敢去送行。此时,只有曹学佺却丝毫不避讳,不但替张位送行,还帮老师打点好了行程,堪称“仗义”二字。

后来,曹学佺的官场生涯,也是一路坎坷。他虽然多有功绩,获得升迁,却也在每次升迁后,因为刚正,得罪权贵,又屡遭贬谪。曹学佺在天启年间,因为是东林党人,被魏忠贤以编撰《野史纪略》,私撰野史、淆乱国章,被免职拘禁。当时在党争之中,被处死的东林六君子杨涟等人,以及东林八君子顾宪成等人,都可谓是读书人中有志的“仗义”之士,甘愿死也不屈服。

而曹学佺得自己的长子相救,获释,明朝灭亡后,加入了南明隆武政权,与大学士黄道周共同制定国策。黄道周,在隆武元年(1645年)九月,募集数千人,以扁担为武器,出发抗清,即有名的“扁担军”。黄道周兵败被俘,从容就义,又是一个“仗义”的读书人。而黄道周的四位学生,也同日遇害,史称“黄门四君子”,也是读书人。

第二年,即隆武二年(1646年),隆武帝亲征清军战败,绝食而亡。当年九月,曹学佺在清军攻陷福州时,也自缢而亡,以身殉国。曹学佺在去世百年后的乾隆十一年(1746年),经乾隆御批,追谥忠节,成为了忠君报国,以死殉节的典范。最终,曹学佺以身践行了什么叫做“仗义”,对于读书入仕之人而言,“仗义”就是做人之不屈,对国之忠诚。

谢谢邀请,以前回答过了。

没错,确实是这个理。当然,很多人都会困惑,读书人读的不就是礼义诗书吗?嘴巴上说得那么好,为什么反而都做不到甚至比屠狗辈还差呢?这就听我慢慢讲来。

大明天启年间,广西桂林发生了一起恶狗咬人事件,施放恶狗的,是某王爷的奴才,而被撕咬几乎要命丧狗口的,是一个文弱秀才。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杀猪佬及时出现,看到恶狗咬人,立马手起刀落,将狗头斩下。

这便是屠狗辈仗义救人事件,那帮恶奴一看自家的狗被杀,立马将杀猪佬扭送官府。官府判得也直,杀猪佬为救人而杀疯狗,无罪!此时恶奴便以重金贿赂且威吓秀才,说你如果愿意该口供,说自己跟狗是闹着玩,杀猪佬过来,不问青红皂白便杀了狗,所以他有罪。

结果,这个秀才真的翻供,反咬杀猪佬一口。审案官员当时便怒了,愤然在案卷上写下:"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的千古名联。

但这个故事里,其实秀才是被恶奴逼迫,咱这里再说一个真正的负心读书人。

此人便是郭沫若。

郭沫若的第一个老婆,是父母包办的张琼华,说两人并没有感情,可以理解。但问题是郭沫若与她结婚之后,也享受了五天新婚生活,之后没有办理离婚手续,就这样将妻子置之不问,直到1939年,郭沫若回到,也仅仅向守活寡的张琼华鞠了一躬,再无任何表示。

如果这是父母指定,并非郭沫若的选择,那么我们就来看他的第二个老婆,日本佐藤富子,出身日本望族,毕业于日本仙台女校。她当时在东京圣路加病院做护士,郭沫若看见她,便给她写了一封情书:"我在医院大门口看见您的时候,我立刻产生了就好像是看到圣母玛利亚那样的心情,您的脸放出圣光,您的眼睛会说话,您的口好像樱桃一样,我爱上了您!"

结果佐藤富子中招,辞去医院的工作,随郭沫若到冈山同居,郭沫若还为她取了中国名字郭安娜。稍后郭沫若升入九州帝国大学,富子为了他学业有成,还独自承担全部家务,而且,两个人还一口气生了四儿一女。

按理说郭应该和富子度过一生,但一转眼他又瞄上了一个大公报派驻东京的美女记者于立忱,搞得于立忱非他不嫁,最终在回国之后自杀身亡。

而郭沫若一回到中国,就把于立忱完全忘诸脑后,因为他又发现了新目标于家的妹妹,甚至因为自己的这个念头十分激动,理由是:"我有责任保护立群,但愿我能把爱她姐姐的心转移到她的身上!"

就在他和于家妹妹打得火热之际,佐藤富子(此时已经起了中文名字,叫做郭安娜)还在日本,煮糨糊、腌咸菜,打零工甚至干苦力活,都没有放弃对郭沫若的爱。一直坚持到战争结束,安娜带着五个孩子来到香港找郭沫若,却发现这厮早已变心。

负心多是读书人,虽然我也是读书人的一员,但从耳闻目睹一些人的真实行径,真的如此,尤其是那些写花里胡哨散文诗歌的文人,确实风流程度偏高于正常人类,如果你是女生,我建议你们,远离他们!真的要远离他们!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是明代诗人曹学佺在一次审理案件后有感而发而写下的一幅对联。此联言简意赅、入木三分,十足的讽刺意味;而屠狗辈与读书人的对比,不得不让人反思。

先来介绍一下曹学佺:

曹学佺,字能始,号雁泽,万历二十三年的进士。其官职最高任南明礼部尚书,在南明被清庭攻破后,在家中自缢殉节而死。

再介绍一下此对联的来由:

明朝时期,一些皇亲贵族好养斗犬,常常纵其家奴牵出恶犬随意伤人。一日,皇亲的家奴又牵出恶犬,让其任意撕咬路人,一秀才奔跑不及被恶犬扑倒在地任意撕咬,秀才眼看就要命丧狗口,这时路边冲出一杀猪佬,手起刀落剁了狗头,救下了秀才。皇亲的奴才一看,区区平民竟然把主子心爱的斗犬杀了,那还了得!他们把杀猪佬捆绑起来连同死狗一起送到官府,要官府判他死罪给狗偿命。

审理此案件的正是曹学佺,曹学佺初任广西右参议,对这些皇亲国戚的恶行早有耳闻,便决心好好整治一下。于是曹学佺判杀猪佬无罪,并判皇亲要赔偿秀才医药费用;而皇亲心中不甘,于是恐吓收买秀才,命其改口供词,说自己与斗犬只是在路边嬉戏,意图让屠夫给斗犬偿命。

果然,秀才畏惧皇亲势力又贪图财物,便改了口供;曹学佺听完大怒,拍案而起,骂道:“人证,物证皆在,况且屠夫救你一命,你不思回报,反要置他于死地,与狗相好,认狗为友,伤天害理!天容你,我不容你!

说完就要衙役杖击秀才,秀才挨不过,终于招了是皇亲如何用重金和威逼要他做假口供。案件真相大白于天下。而曹学佺愤然在案卷上写下一对对联,名传千古: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读书人不足比屠狗辈

曹学佺可能是有些偏激的,从此联的字面意思来看:

“仗义的人一般是那些匹夫小民,而违背良心、背信弃义的事情往往却是那些饱读圣贤之书的人干出来的。”

这是曹学佺的感慨,虽不可以偏概全,但事实大多如此。

遥想东汉末年,涿郡某处桃园之内,三位素不相识的英雄好汉为了共同的志向,一个头磕在地上,上敬天地、下拜宗祖,从此结为生死相依、患难与共的异性亲兄弟。

这三人正是刘备、关羽、张飞,大汉的鼎足之臣;世人都知他们是一方豪杰,谁又知刘备也曾是织席贩履之徒、关羽则是看家护院之流、张飞更是屠猪卖肉之辈;这三位在当时的世家豪门之人(如四世三公的袁绍)眼中看来,正如那粗鄙不堪的匹夫一样,不通经书、不识六艺,但这三人却均是世间一等一的英雄,关羽更是以忠义之名而流传千古。

关羽曾怒杀乡里恶霸而亡命天涯,张飞也曾一怒之下鞭笞督邮,这与杀猪佬有何异乎?只不过杀猪佬杀的是贵戚的恶犬而已。

在秀才危难之时,杀猪佬敢于出来面对无人敢惹的恶奴走狗;而秀才却因利益所诱反而诬陷其救命恩人,可见其心之歹毒。这也是曹学佺为何发出“负心多是读书人”的感想了。

再看那些圣人子弟、朝廷大臣,如宋之贾似道、明之严嵩,实为圣人子弟,其实欺君擅权、祸国殃民;建文身死之后,有一樵夫向南跪拜后自尽而死,这是他的气节;而解缙、胡广之流却早早的逃出城外投靠燕王,读书人的气节又何在?

不过不可以偏概全,如汉苏武持节牧羊、宋文天祥忠贞不屈、明于谦力挽狂澜,这些都是有气节的大臣,读书人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