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薛洋有错吗?

薛洋有错,可以可怜他,但不可以原谅他。


薛洋的第一个错是与金光瑶一起时所做下的一系列令人发指的事情。那时的他也算是街头一霸,吃霸王餐算是稀松平常,活人炼尸才是无法原谅的事情,而从文中一笔带过的剧情中也不难看出他的种种罪行。

薛洋的第二个错是他灭了栎阳常氏满门,屠了白雪观,伤了宋岚的双眼,用五十条命来抵他的一只手指。像是晓星尘说的那样,断人一根手指相抵就是了,实在记恨不过,废人一条胳膊就是了,何必灭人满门。但薛洋他就是这么做了,让晓星尘失去了道友、孤身一人游历世间,这是薛洋的错。


薛洋的第三个错便是他给村民撒了尸毒粉,引着晓星尘斩杀无辜村民。这一个情节前文是有交代的,那些村民在见到三人时,说:“一个大瞎子一个小瞎子,还有一个残废。”这是伏笔。在薛洋的“陪伴”下,晓星尘杀了无辜的村民、杀了挚友宋子琛。

薛洋有错吗?有,擢发难数,罄竹难书。


薛洋这个人物很立体,他有不堪的、受人凌辱的过往,他所有的作为都有理由,偿还金光瑶的恩情、报一指之仇以及引导晓星尘斩杀村民为三人报仇……但是他所作所为确实过分,过分到晓星尘恶心透了他,宁可散魂也绝不再见到薛洋一面。


很多人选择原谅薛洋,但是身为读者,我们没有资格,被他伤害的人不是我们。

薛洋他有错,错的离谱,可以心疼他,但是我们没有资格替被他伤害的人原谅他。

常萍该不该死先既往不咎,我们首先聊聊薛洋。从小的经历养成了他偏执、睚眦必报、反社会却偏偏又带着要命的孩子气和浪荡不羁,随心所欲,你伤我一指我灭你全家极度性格。然而在再恶的人也会有自己的软肋,也会被感染。

薛洋也不例外。他宛如黑暗中未见过光明的一朵曼陀罗。就像这句话说的最难过的不是从未见过光,而是拥有过又失去。晓星尘对他而言就是如此,灼灼其华的翩翩佳公子宛如一束光照进了他的生命。尽管两人背负的血海深仇还是按捺不住对温情的渴望。晓星尘对他的好是全然的,没有杂质的,他贪恋这种温暖,就像死也要握住那一颗糖。

而这种温暖就像泡沫般易碎,随着晓星尘的死被瞬间打破。唯一一个给自己温暖的人走了,一切都没有了。他被痛不欲生的失去填满了,所以他要发泄出来,要泄愤报复。而薛洋是绝不可能把一切的过错归于自己的,在他看都是别人害的,把源头归结他人,能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不被愧疚和悲寂吞噬。

所以他恨所有让事件走到这一步的人,要不是他们晓星尘本可以平安喜乐的活下去。要不是阿箐多嘴多事,这种美好本该维持下去,他们就不会决裂。所以要拔舌挖眼,这是应得的。常萍呢同样该死,要不是他,晓星尘怎么会逃走被自己杀死,让他们阴阳两隔。而现在晓星尘都死了,他一个人该多寂寞啊,多孤独啊。你们也该死为他陪葬。尽管薛洋是罪魁祸首,但在他看来,他没有错,错的人是与晓星尘相关的人。其实没错薛洋也不会让他们活下去,因为没必要,他的光走了,那剩下的人已经不重要了。他宁可杀错不可放过,义城变成死城。更不用说有直接关联的常萍,所以用霜华凌迟常萍。虽然薛洋不愿意承认是他害死了晓星尘,但他却八年守城,漫漫长夜孤单一人之时他看着晓星尘的尸首是什么想法我们无从得知,或许他也在惩罚自己,也在潜意识中赎罪。

所以薛洋要在晓星尘死后决定用霜华凌迟常萍,当然这和晓星尘有关系。但是不是确确实实喜欢,作者也没有交代。但小编认为薛洋对晓星尘简简单单归于喜欢太过浅薄,这种执拗的感情其实已经超脱了爱。如果一起回到从前,再相遇少年那该多好。

薛洋也许就是个垃圾,但这并不影响我为他哭一场。

儿时被人断指,在性格养成的时期,没有遇到爱和温暖,他不像魏无羡,遇到了江家主,有江澄陪他长大,有蓝湛护他周全,自此便成就了他的顽戾,他认为世间是不存在爱的,人皆无情,恃强凌弱。金光瑶护着他,也不过是想要利用他。我理解他灭常家五十口时的悲愤。那不过是没人疼爱时可悲的自我保护的表现,就像一个儿时被同学欺凌的孩子,没有父母的关爱,没有人为他出头。这个孩子要么懦弱,要么会用极端的方式发泄自己成倍的恨意。我相信哪怕有那么一个朋友为他考虑,为他心疼,他也不会如此无情,旁人皆无视他感受,他自然视人命如草芥。

初识晓星尘,他一定是嘲讽过晓星尘的至善,去为毫无关系的常家和村民杀走尸不求回报,在他眼里简直是傻的透顶。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干净的道长,吸引了他的心,颠覆了他所认为的人性本恶。常萍求晓星尘帮忙,却又害怕被威胁又求晓星尘放手,薛洋杀死常萍时用了霜华,且弄瞎了常萍的双眼。魏无羡质问薛洋,你到底是为谁报仇?薛洋不过是恨常萍无视了他清风明月的道长。是在为他的道长报仇。 他灭道观,弄瞎宋子琛,为何?他又为何不伤晓星尘?他像是故意在跟晓星尘作对,他被晓星尘的干净吸引,又痛恨晓星尘的无私,想要亲手毁掉晓星尘的干净,可怜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早就把晓星尘放在了心尖上。

压着嗓子的那几年,是薛洋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一开始,他借晓星尘之手杀人,还是处在和晓星尘做对的阶段,你爱世人,那我偏要你亲手杀害世人,变得和我一样令人恶心,可慢慢的,晓星尘是真心的疼爱他,温暖他,他一定有过动摇,正因无人爱他,他才失去了爱人的能力。晓星尘感化了他,平淡而幸福的那几年,他一定决定了,一生压着嗓子陪晓星尘,薛洋没什么野心,他不想称霸,也没有要完成的目标,他就像一个赌气的孩子,不停的做坏事,吸引人的注意,想得到别人的关怀。如今有了晓星尘,他一定是想安定下来的。

宋子琛的出现,无疑是一个转折,他和道长,终究是至善至恶,无法相融。他明知若他说出宋子琛的事情,道长可能无法原谅他,他还是说出了真相,并且讲出了那个儿时被断指的他的故事。我想他是在赌,他知道道长喜欢那个爱吃糖的孩子,可他更想知道,道长是不是,也喜欢那个名叫薛洋的孩子。某种意义上,他输了。道长没有做选择,他多希望道长放弃世人,放弃所谓大爱,站在他那一边,可是道长还是想过要杀了他,终究还是没有,给他他想要的偏爱。可他还是爱上了晓星尘,毫无保留。守在义城这几年,他多想再见到微笑的道长,他多想守住生命里这来之不易的唯一的温情。

魏无羡被千夫所指,蓝湛还是护着魏无羡,在不夜天城甚至为了魏婴与所有人为敌。薛洋至死,也是没有那个福气。如果薛洋在断指不久便遇见了晓星尘,道长一定会为他讨回公道,为他包扎好手指,给他一块糖哄他。自此后的事,便不必再有了,也不必平白无故的,赚足了我们这些读者的眼泪。
我多想告诉洋洋,我心疼他,真的心疼。哪怕他做了那么多坏事,还是没有条件的,不求回报的,心疼他,心疼薛洋这个人。如果有来生,希望他能早点遇到晓星尘,或者,永远都不要遇到了。薛洋有错,错的让人心疼。纵是有错,他所承受的一切,早就足够忏悔了。

(轻喷谢谢!)怎么没错,幼时的悲惨经历成就了十恶不赦的薛洋,但是我觉得人性再怎么泯灭,滥杀无辜也是不对的吧?薛洋何错?他错在是非不分,草菅人命,错在无辜杀害宋道长!无辜害得晓星尘道长自尽!害得阿菁被剜眼拔舌!阿菁无辜吗?道长无辜吗?当然我并不是说讨厌薛洋,只是觉得有些薛洋的粉丝太过激,埋怨阿菁埋怨宋道长,事实上,她们谁不无辜?最不该无辜的就是薛洋,义城篇罪魁祸首!但是薛洋又有心,只是这心意太懵懂太晚了!这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角色,mxtx写的没一个角色都有自己的体现。


薛洋自然是有错的,幼时遭人戏弄,断了小指,从此流浪市井,混成了流氓。薛洋从来不是什么好人,我们也不必把他当成好人,不过他小时候的遭遇确实让人心疼,值得同情。但他后来做的坏事很多,十恶不做薛成美,这句话可谓是他生活的缩影。

薛洋此人,一个十足十的流氓,吃饭不付钱,不高兴就砸摊,从小贩手中抢糖葫芦,这都是小事。灭常家满门,血案他也犯下不少,只不过常家确实情有可原,可算是因果报应。可他犯的最大的错是对晓星尘的折磨,屠了晓星尘至交宋子琛的道观,挖了宋子琛的双眼。可他的孽,其实是施加到了晓星尘身上,他是晓星尘红尘中的劫,破不了,渡不了。

晓星尘将自己的双眼挖给宋子琛,独自一人远走天涯,纵使有武功护体,却也是实实在在的瞎子,会被人骗,可是欺瞒他最多的还是薛洋。薛洋深受重伤,被晓星尘所救,可他欺他眼瞎,隐藏身份与晓星尘一起生活了数年。期间,他就像一个正值好年华的少年郎一样,谈笑风生,还会买菜做饭,这是他最快乐的时光了吧。

可薛洋又怎会一心向善,他不甘心晓星尘为何朗若清风,自己却只能在无间炼狱挣扎,若要入魔,怎能不拉上他?薛洋欺晓星尘眼盲,诱导他杀害无辜村民,后竟然又诱导他亲手杀了至交好友宋子琛。宋子琛一路寻他,可没想到落得这般下场。薛洋对晓星尘犯下的错,永远也弥补不了。晓星尘何其无辜,为何要夺取他满目星辉、玷污他心中净土?

没有绝对的对与错,但是薛洋对晓星尘如此,的确是他错了

他们正准备迈开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了地上一样孤零零的东西。

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

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

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薛洋比起魏无羡,他没有在外头流浪时将他捡回家待他如儿子的江枫眠,在他没有吃食时给他做莲藕排骨的师姐江厌离,没有为他赶狗的好兄弟江澄,更没有等他十三年就算背离世人也要护着他的蓝忘机。他有的只是幼年挨冻受饿,被人暴打欺负,被马车碾断小指的童年,有的只是世间一片黑暗。


若薛洋小时候遇到江枫眠,那他便是魏无羡,若薛洋小时候遇到蓝忘机,那他便是蓝思追,但他遇到常慈安,断一指,成为十恶不赦薛成美,薛洋的心是黑的,可你仔细瞧,心尖干净着呢,他的心尖上,坐着清风明月晓星尘,薛洋也有心,可道长你不信。

薛洋有错 虽然我不想承认…… 薛洋是个可怜人 看了魔道 不知为何 最喜欢的就是他 有一首同人歌叫草木一句“也曾是少年郎 也曾神采飞扬 也曾沐浴着炫目的阳光 谁曾想那时 祸从天降 碾断天真少年所以善良……” 让我发觉错的不是薛洋 而是这个世道 是世道和人心让他变成这样的……(看魔道的朋友建议去听一下 草木 这首歌 你会爱上薛洋的

不多说 就是喜欢薛洋 若是可以 我想把所有的好都给你❤

从来都不存在什么对与错,错不错的,只不过人们非要按自己的想法行事来去区分罢了。说薛洋错,他确实没有错,常氏曾经欺压过他,也欺压过其他人,他灭了常氏,说是为名除害也不为过。但是,说他没错,他又害得小星星失去了双眼,一双手还溅满了无辜百姓和好友的血。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各种骂薛洋,但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薛洋也其实挺可怜的,他的童年是黑暗阴冷的。其实,不管愿不愿意去原谅他,或者指责他的残忍,他都已经死了,就算犯下了滔天大罪或者什么难以弥补的错误,他还是已经是个死人,真的没有必要在说他什么好话坏话了。

我是个薛洋粉,我总是在想,他要是像魏无羡一样,或许他也不会这样啊。我知道,我是不能为薛洋洗白,他杀了那么多人,但是,我只希望不要说什么好不好,坏不坏的,他犯下的那些所谓的错,已经被人,连同薛洋这个名字渐渐被人遗忘,再说这个也是没有什么意义了。

有错,即使再心疼他,我也无法否认这一点。

但是,这跟很多读者心疼他是不冲突的。

这么一个人,就像是尚且不会分辨善恶错对,就被人灌输了错误知识的孩子,一个残忍的孩子,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是错什么是对,也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那样的成长环境,决定了他会变成一个睚眦必报心狠手辣的小人。

他所在的那个世界没有给予他温暖和柔软,又凭什么要求他君子端方温柔和煦。

他杀人如麻,自私自利,手段毒辣,可是,也正是这样的薛洋,到死手里都攥着一颗糖,就算薛洋的心都像那颗糖一样变成黑的了,心尖尖上也该是有一点干净的吧,毕竟要放着晓星辰给过的那一点点温暖,骗来的温暖。

义庄有三盲,真盲、假盲、心盲。

可是心盲的那一个却明镜儿似的知道,唯一一个对他好过的晓星辰,清风明月的晓星辰道长,对他好只不过是因为不知道他是谁罢了,这点好就像雪后残留下的一点积雪,只要一点阳光,就什么都没有了。

何其残忍。

他骗着晓星辰去杀那些村民,又何尝不是想着把他变成跟自己一样的人,

“这样,你就不会嫌弃我不要我了。”

只是从来没人教过他,这样做不对。

我想,如果一直没人打扰,薛洋会不会就一直压着嗓子,小心翼翼地陪在道长身边。

笑的像一个阳光开朗的少年,一心守着他的温暖。

“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汪叽等了羡羡十三年,薛洋又何尝不是在死守着一座孤城?

没人教过他,却要求他不许犯错,哪来的道理。

每次说心疼垃圾洋就会被就会被人怼说“三观不正”,唉……

如果可以,我多想在薛洋断指之前遇到他,带他回家,教他是非善恶。

然后有一天,就会有一个光风霁月的薛洋,遇到背负着霜华剑的那位道长。

什么算得上错?就是做了别人不高兴的事情。那年,薛洋七岁,只是为了一碟点心去送信,就被轧断了手指。他错了吗?

那之后,薛洋明白了,不能轻易相信别人的话,想要活下去,只能靠自己,慢慢地,他不再是那个无知的孩子,他成了地方一霸,他为金光善复原阴虎符,只因他想活下去。他错了吗?

“歪魔邪道,终归不是正途”

因为这句话,薛洋被追杀,他逃了,逃到了晓星尘的身边。他错了吗?

在义城的那几年,是薛洋过的最快乐的一段时光,慢慢地,他自己也爱上了这样的生活,可有人不许,于是,他将那人杀了。他错了吗?

或许是错了,因为一根断指,屠杀硕阳常氏满门,因为一点仇恨和爱,让晓星尘杀了自己的好友宋岚……

其实薛洋要的不多,只需要一点点,一点点的爱就够了,可总有人不许……

这到底算不算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