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和香港的繁体字有什么区别吗?

差的部分主要应该是字源的差别
基本上都是以国语(中华民 国过去推行的官方语言)为主
台湾的部分 有 日文为主的外来语 以及 闽南语为主的方言字词
香港的部分 有 英文为主的外来语 以及 广东话为主的方言字词
在方言部分
闽南话没有自行造字 大多取原有

繁体字中

相近读音表示香港广东话则有大量的造字出现 称为粤语字补充的是 闽南话本身并不太需要文字 比较文言或文雅的闽南话 事实上用的字就是一般的繁体字需要用取繁体字的音来表示的 除了外来语外就是比较口语的文字如常见的脏话 GAN 用繁体字相近音来表示是 干 本意是 奸 外来语部分如日文来的 便当(饭盒之义) 赖打(打火机取自日文ライタ)香港的则有英语的外来语 的士(TAXI) 三文治(Sandwich)另外 在於外国人名地名的翻译上 因为皆用繁体 所以相同之处多 如 悉尼 在港台都称 雪梨但人名部分 较近期则差异较多大概有这些

港版:歎 台版:嘆

不管是“歎”,还是“嘆”,其实这就是一个“叹”字,《说文》解释:歎,他安反,字或作嘆。

破译成人话就是,歎从欠,欠是打呵欠,与出气有关,所以香港的叹写作“歎”,然鹅,台湾同胞却看穿了这个呵欠的本质,打呵欠必须要从口出,“嘆”就华丽丽的出场了~

港版:爲 台版:為

港、台的这俩儿繁体“为”,本意上啥区别也没有,但显然港版的“爲”要比台版的“為”更加古老。

因为“爲”头上的爪象形也,人家是从甲骨文、西周金文以及小篆转化的,而“為”则是由隶书和楷书简化而来,谁辈分高一目了然。

题外话扯一下,因为象形嘛,所以“爲”的最初本意其实是母猴儿呢!

港版:着 台版:著

当“着”表示助词“着(zhe)”或是穿着的“着(zhuó)”时,台湾同胞一致写成“著”,而香港同胞不管台湾怎么捣腾,始终与祖国母亲保持一致步调。

甭管啥意思就写“着”,咱就静静地看着海峡那边的哥们儿装B!

港版:粧 台版:妝

《说文解字·女部》解释,妝,饰也,从女,本意梳妆打扮,“妆”即是“妝”的简写,而《玉篇·米部》“糚”下云:饰也,亦作粧。

都是“饰也”,那么“糚”就是“妝”字,“粧”也是“妝”字,又有《异体字手册·六画》中:以“粧”为“妝”之俗字。

可见港版的繁体“粧”与台版的“妝”其实互为异体字,不过港版的毕竟多了个中转站,所以啊,台版的“妝”为优先常用。

港版:牀 台版:床

这个“床”字繁体,台版的“床”终于是我们认识的床了,可港版的就不同了,《说文》:牀,安身之坐也。从木,爿( pán)声。字亦作床。

古闲居坐于牀,隐于几,不垂足,夜则寝,晨兴则敛枕簟。

追古溯源,所以港版的床则写作古人吃喝拉撒都窝在其上的“牀”。

港版:裏 台版:裡

看一眼,我还以为“裏”是包裹的“裹”,再看一眼,它就不是包裹的裹,而是上里下衣的“裏”,“衣内也《说文》”的“裏(lǐ)”,差点儿看走眼了都。

所以说论“里”字,还是人家台版“左衣右里”的“裡”比较顺眼~

港版:綫 台版:線

说“线”的繁体字前,文字君先引用一番,《说文》:綫,缕也。《周礼·天官》:缝人掌王宫缝線之事。

表面看两句没啥关系,但是有重点呀,《周礼》下面批《注》曰:線,缕也。都是“缕”,都是“线”,港台就是各写各的,反正意思到位了就成,可怜咱们这些只会简体字的兄弟姐妹们~

港版:麪 台版:麵

当“面”作面粉小麦粉玉米粉各种粉时,香港用“麪”,台湾写“麵”,俩字,眼熟的各占一半,那咱就来说说眼熟的这一半。

香港的这一半用得是“丏”,乍一看跟“丐”长得挺像的,一个不小心就能看走眼。

为了避免走眼,台湾果断地选择用“面”代替“丏”,还能在众多复杂的繁体字中不用查字典就知道它就是“面”的意思,真是太机智了!

港版:鈎 台版:鉤

“钩”就是那种形状弯曲方便挂东西的挂钩、带钩,所以说它的繁体港版的“鈎”就很容易理解了,里面的构造“厶”十分形象,但是台版“鉤”里的小“口”是怎么回事,表示已用尽了想象之力。

港版:衹 台版:只

话说在唐、宋之前,“只”还是写作“衹”的,由于我们老祖先们伟大的智慧,唐宋之后大多就简写为“只”了,并且流传至今。

使用上的差别,这个和方言有关系。。都是汉字。。


Hello.这个题目确实难于作答,应是文字语言学家非它莫属。现在台湾使用繁体字为正体字,香港称为繁体字。在电脑及手机输入法中有台湾香港以及简体三种字体选择。台湾地区用字有《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次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及《罕有字体表》。香港繁体字与台湾繁体字基本相同,只是香港通用广东话,词汇运用有不同,台湾制订的常用繁体字编码为Big5码,香港很多字体未被编入其中。香港政府曾制订字体增补方案【HkSCS】,与台湾的Big5码同被收进Unicode(统一码)以供跨语言、跨平台的文本转换。总体而言,台湾与香港的繁体字没有太大分别,只是有些字体在笔划上有多少差别而已。谢谢!请指正。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虽然香港和台湾都用繁体字,但是他们所用的繁体字却又有很大的差别,那差别到底到哪儿?今天,我们探讨探讨

港版:歎 台版:嘆

这两字虽不同,但是他们的字素是一样的:堇,只不过后来“去土从大”。

歎从欠,欠是打呵欠,与出气有关,所以香港的叹写作“歎”,台湾同胞认为打呵欠必须要从口出,所以就写作“嘆”了。



港版:爲 台版:為

港、台的这俩儿繁体“为”,本意上啥区别也没有,但显然港版的“爲”要比台版的“為”更加古老。

因为“爲”头上的爪是从甲骨文、西周金文以及小篆转化而来的,而“為”则是由隶书和楷书简化而来,谁辈分更高岂不一目了然~

港版:着 台版:著

从这个字上,我们就可以看出来,两兄弟谁跟祖国母亲走得更近:当“着”表示助词“着(zhe)”及穿着的“着(zhuó)”时,台湾同胞一致写成“著”,而香港同胞则始终与祖国母亲保持一致步调。

港版:牀 台版:床

这个“床”字繁体,台版的“床”终于是我们认识的床了,可港版的就不同了,《说文》:牀,安身之坐也。从木,爿( pán)声。字亦作床。

古闲居坐于牀,隐于几,不垂足,夜则寝,晨兴则敛枕簟。追古溯源,所以港版的床则写作古人吃喝拉撒都窝在其上的“牀”。

港版:裏 台版:裡

这个“裏”很容易跟“包裹”的“裹”混掉,但其实仔细拆分一下可以看出来,这个字是“里”在“衣”中的一个上中下结构,而“裡”则是“左衣右里”的左右结构,而且两结构是不能拆分的,看起来可能更符合我们常见字的造字原则。

港版:綫 台版:線

《说文》中说:綫,缕也。《周礼》下面批《注》曰:線,缕也。都是“缕”,都是“线”,都是一个意思,只不过字形不一样,互为异体字罢了。

港版:麪 台版:麵

当“面”作面粉小麦粉玉米粉各种粉时,香港用“麪”,台湾写“麵”,俩字,眼熟的各占一半,那咱就来说说眼熟的这一半。

香港的这一半用得是“丏”,读“miǎn”,“遮蔽”的意思,乍一看跟“丐”长得挺像的。为了避免这个困境,台湾选择用“面”代替“丏”,让人一目了然,也是很机智。

港版:鈎 台版:鉤

“钩”,顾名思义,就是挂东西的挂钩,港版繁体的“鈎”就很容易理解了,里面的构造“厶”十分形象,就是个象形符号,而台版“鉤”里的小“口”......恕我就很难解释了。

港版:衹 台版:只

在唐、宋之前,“只”还仅写作“衹”,后在唐宋之降,大多就简写成“只”了,并且流传至今。而香港,独树一帜,一直坚持用“衹”。

港版:羣 台版:群

古文字当中很多字喜欢组合成“上下结构”,有时候我们看一些字很复杂,其实拆分一下结构再把他们重新组装就会发现,诶!眼熟!比如说这个“羣”。《五经文字》曾曰过:羣,俗作群。

港版:醖 台版:醞

俗话说得好,喝酒误事儿,所以关于“酝”的繁体字,我们就不谈关于酒的“酉”了,只来说说“昷”,《集韵》说:,隶省作昷;《说文》亦说:,仁也。从皿,以食囚也。

综合以上也是说,“醖”同“醞”,都是“酝”就得“酝”,只不过香港喜欢用带“日”的,台湾喜欢带“囚”的。

港版:才 台版:纔

其实台湾以前管这个字一直写作“纔”的,不过现在已经流行写作“才 ”了,终于和我们大陆及香港看齐了!

港版:峯 台版:峰

看来香港同胞真的对上下结构有执念,或者说是传统文字有谜一般的坚守。如这个“峯”字,好端端的非得给人家叠罗汉,比如我们香港非常有名的TVB演员林峯,有好长时间我都不敢认这个字。

港版:污 台版:汙

《说文》:汙,秽也,一曰小池为汙。意思就是说“汙”就是“污”所表达的含义,港版是明着污,台版是暗着污,有内涵。

中国台湾地区∶标准为《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次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和《罕用字体表》。标准写法和中国大陆的繁体写法有些地方不同,「黄(田字出头)」,中国台湾地区为「黄(田不出头)」;中国香港地区为「骨,下为两横」,中国台湾地区为「骨,下为逗点提地」,中国大陆为「骨」;香港为「卫」,台湾为「卫」等等。

中国香港地区∶以《常用字字形表》为准。中国香港地区和中国台湾地区的差异整体来说并不算多,像「携」等字,都显得一致。但也有些字的分别则较明显,如「充」与「充」、「读」与「读」、「裏」与「裏」、「著」与「著」等,前者为中国香港地区标准写法,后者为中国台湾地区标准写法。

香港用的繁体字包括一些广东方言、特殊地名等.如(乜)(啲)(嚟)(邨).. 补充: 现在最常用的繁体字编码是Big5码,由台湾方面制订,由於有很多香港字没有被收录进去,所以香港政府又制订了一个香港字增补方案(HKSCS),不过无论是标准的Big5还是HKSCS都已被收进Unicode和GBK.

。首先我是从小在香港念书到大学,以前也会看台湾新闻跟报纸。繁体字就是繁体字,并不会说台湾用的繁体字在香港就不会用,如果非要说区别,只能说一个粤语地区一个是国语地区原因,同一个词汇用的字可能用了不同部首的同音字。好比前面一些人说台湾人用嘆氣,香港人用歎氣,完全是錯的。在香港我们也会用嘆氣。并没有硬性规定。而且有些字用在媒体上电脑上跟我们平时手写是会有一点轻微区别这些都是很正常。另外就是由于香港是讲粤语,会出现一些自创繁体字,这些字台湾人是不会用的。因为都是有粤语发音转化出来的、比如“啲”、“哋”、“冇”、“佢”,这些是粤语口语化然后香港自创的繁体字。还有一些粗口用字